• 2018-01-13 22:38:25
  • 阅读(260)
  • 评论(15)
  • 1月8日,事发现场,浓烟滚滚。首名遇难者被发现。

    原标题:独家|“桑吉”轮连烧7天多次爆燃 4人冒死登船26分钟未能进入船员“生活室”

    1月13日,运油船“桑吉”轮撞击起火第7天。至13日11时,依旧有29名船员下落不明。

    封面新闻记者从交通运输部获悉,“桑吉”轮7天来曾多次爆燃。1月10日及11日,现场救援船就曾因爆燃剧烈,被迫后撤。

    与此同时,6日至今,事发海域多日出现7级左右大风,9日阵风更高达9级。此外,降雨、能见度低等因素,也导致现场海况极其复杂。

    1月13日,封面新闻记者了解到,4名佩戴空气呼吸器,被“吊臂”送上“桑吉”轮的搜救人员,查看了船艉甲板、救生艇甲板、船舶驾驶台等地方,找到两具遗体和“黑匣子”,但因毒气逼近、高温威胁,最终未能进入船员生活室,并紧急撤离。

    这4人冒死登船搜救虽仅持续26分钟,但却成为“桑吉”轮搜救至今最重要一幕。而在“桑吉”轮之外,搜救面积已扩大到1000余平方海里。包括日韩在内的三国搜救力量投入其中。

    但剩下的船员,你们在哪里?

    1月6日

    19时51分左右,海面漆黑

    装载13.6万吨凝析油的“桑吉”轮

    到底发生了什么

    1月6日19时51分许,长江口以东约160海里处原本漆黑的海面,突然火光冲天。后证实,巴拿马籍“桑吉”轮与中国香港籍散货船“长峰水晶”轮发生碰撞。“桑吉”轮全船失火、船舶右倾,32名船员失联。

    32人中,30人是伊朗人,2人是孟加拉国人。 一份据信是伊朗方面提供的名单显示,年纪最大的船员今年59岁,年纪最小的尚不满23周岁。

    一名经过现场的船上船员,拍下了“桑吉”轮起火后的视频,“桑吉”轮的火光点亮了海面,浓烟滚滚。

    交通部通报的事故信息显示,当晚20时许,两船发生碰撞。按远洋航行船只惯例,20时是船舶驾驶员换班时间。

    曾在极地科考船“雪龙号”任二副的上海海事大学教师白响恩,接受封面新闻采访时表示,通常情况下,每艘商船配3位值班驾驶员,分别为大副、二副、三副。每名驾驶员工作4小时后休息8小时。其中,16时到20时是大副工作时间,20时至24时是三副。为提前适应航海环境,换班前会提前15至30分钟就位,以避免衔接失误。

    “桑吉”轮是否因换班问题,导致“致命相撞”?目前还没有结果。

    撞击的另一方,“长峰水晶”轮虽船头受损,但全部船员均乘救生艇逃生,随后被附近“浙岱渔03187”救起。这艘浙江渔船的船员回忆,他们当晚曾在事发海域进行持续搜寻,但未发现其它遇险人员。

    当晚,“浙岱渔03187”船员还不知道,“桑吉”轮上装了13.6万吨凝析油。他们甚至也不知道这种名称奇怪的油,到底多危险?

    烟台海事局烟台溢油应急技术中心高级工程师赵如箱透露,凝析油在空气中遇明火易爆炸。燃烧后会产生多种有毒气体。

    当晚,伊朗阿萨鲁耶这个位于世界最大天然气田附近的港口,也还不知道,2017年12月18日,从这里启程的“桑吉”轮,已燃烧起熊熊烈火。

    而韩国的大山港,也不知道本该两天后抵达的“桑吉”轮,开始了生死考验。

    而与“桑吉”轮千里相隔的北京东长安街,获悉事故汇报的中国交通运输部立即成立应急小组,并全面部署人员搜救、船舶灭火、清污等工作。

    1月7日,全船失火的“桑吉”轮,船舶右倾,船员失联。图片来源:交通运输部(下同)

    1月7日

    雨,西北风7—8级,浪高3米

    我国最先进巡航救助船前往指挥

    900平方海里不间断搜寻幸存者

    1月7日清晨,海上的冬雨,丝毫没有浇灭“桑吉”轮大火的征迹。这艘运油船漂浮在海中,海面已出现油污,搜救正紧张进行。而此前,这艘长达274米的异国船只,已处于“失联状态”。

    早前,我国交通部已下达要求——中国海上搜救中心及上海海上搜救中心协调派出力量前往搜救。

    至7日9时,“海巡01”、“东海救101”、“东海救117”已抵达现场。出任现场指挥船的“海巡01”,是我国规模最大、装备最先进、综合能力最强的大型巡航救助船,也是我国首艘同时具有海事监管和救助功能的此类船舶。而“东海救101”、“东海救117”,则是我国的专业救助船。

    不止它们,“中国海警31240”船和3艘专业清污船及大马力拖轮,也赶往事故现场,随船的还有上海消防局专家。

    此外,经中国海上搜救中心协调,韩国海洋警察厅派出1艘海警船和1架固定翼飞机抵达现场。

    为搜寻幸存者,“海巡01”轮组织13艘搜救船以“桑吉”轮为基点,在900平方海里范围开展不间断搜寻。

    但事发水域海况较差,夹着冬雨的西北风高达7—8级,浪高3米。不仅如此,经专家组研判,“桑吉”轮存在爆炸、沉没等危险,挥发和爆燃产生的有毒气体对救援人员危害很大。

    怎么办?

    1月8日

    雨,西北风7-8级

    “桑吉”轮船体及外泄燃油成都高铁学校全面爆燃

    紧急划定避航区并发布警告

    1月8日,交通部继续全力组织搜救。中国海事局已成立事故调查组,并启动事故调查。

    “海巡01”组织的搜寻范围也在扩大。3艘救助船、4艘公务船、2艘清污船、4艘过往商船、多艘渔船及1艘韩国海警船分区域开展搜救行动。

    但突发情况又出现了——8时,“桑吉”轮船体及周边水域外泄燃油全面爆燃,火势猛烈。

    为避免过往船舶次生事故,上海海事局在“桑吉”轮周围紧急划定10海里半径避航区,并发布航行警告。

    紧邻“桑吉”轮的“长峰水晶”轮怎么办?海事局决定,在确保安全前提下,由专业救助船护送其驶往浙江舟山绿华山靠泊,并接受调查。 8日上午,“长峰水晶”终于恢复航行,驶往舟山。

    也是8日上午,“东海救117”轮在事发水域打捞起一具身着浸水保温服的遗体。后经确认,系“桑吉轮”船员。据透露,搜救人员还曾发现“桑吉”轮救生艇释放痕迹。但当日,其余31名船员依然没有消息。

    大火还在燃烧,当日18时,上海打捞局新造的工作船“华吉”轮,携带防护服、防护面具及气体检测设备赶往现场参与搜救。

    1月9日

    阴有雨,阵风9级,浪高4米

    组织专家紧急评估

    是否冒险靠近“桑吉”轮喷洒泡沫灭火

    9日10时30分,此前发现的遗体被移交民政部门。“桑吉”轮仍在燃烧。事发海面,阴雨,阵风高达9级,浪高4米。

    1月9日,“桑吉”轮仍在燃烧,事发海域海况较差。

    事故是否会影响东海生态?媒体追问愈来愈强。对此,烟台海事局烟台溢油应急技术中心高工赵如箱在交通部官方微信等平台进行了回应。

    赵如箱说,凝析油是指从凝析气田或油田伴生天然气凝析出来的液相组分,又称天然汽油,主要成分是C5至C11烃类的混合物,含少量烃类及二氧化硫和多硫化物等杂质。

    他介绍说,凝析油常温下为浅褐色液体,密度、粘度较低,挥发性极高。凝析油入水后会快速挥发,水面残余极少,但在空气中弥漫遇明火易引起爆炸。

    他同时表示,凝析油中含硫化氢及硫醇等有毒成分,挥发后会对大气造成一定污染,同时燃烧分解生成的一氧化氮、二氧化氮、氮氧化物、硫氧化物等有毒烟雾,通过吸入、皮肤侵入等方式会对人体造成中毒。

    但他也回应称,根据烟台溢油应急技术中心模拟,凝析油泄漏5小时后海面残存油量低于1%。

    为进一步加大搜救力度,交通部协调装备舰载直升机、续航能力达6千海里的“海巡11”轮备航驶往事发地。

    封面新闻记者同时获悉,当天,上海海上搜救中心组织专家进行了一次紧急评估——是否安排救助船尝试靠近“桑吉”轮喷洒泡沫灭火?

    1月10日

    阴、西北风7级、浪高3米

    日本海警轮抵达

    现场汇集中日韩搜救力量

    这次评估的答案,在第二天变得清晰。

    10日早上7时,“桑吉”轮已漂移至碰撞位置东南方约65海里处。船体仍在燃烧。搜救仍在艰难进行。

    10时10分,上海海上搜救中心派员乘海监飞机“B3837”赶赴现场搜寻。

    11时10分,“深潜号”、“德深”轮与“东海救101”轮先后抵近“桑吉”轮喷洒泡沫灭火。

    1月10日,抵近“桑吉”轮喷洒泡沫灭火。

    12时30分,日本海警“KOSHIKI”轮抵达现场并与指挥船“海巡01”轮建立联系。至此,搜救现场,汇集了中日韩三国的力量。现场指挥,仍由我国“海巡01”轮担任。

    但大家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13时35分,“桑吉”轮舰艏燃爆,救援船被迫暂停灭火,撤退至安全距离。

    因“桑吉”轮剧烈爆燃,截至当晚,灭火依然未取得预期效果。更糟的是,已失去动力的“桑吉”轮在海浪推动下不断“飘离”。

    当天,在“东海救118”轮监护下,“长峰水晶”轮靠泊舟山接受调查。事件真相,会随之揭开吗?

    1月11日

    西北风7级,浪高3—4米

    因“桑吉”轮剧烈爆燃,作业船再次被迫后撤。

    11日10时40分,在中国海上搜救中心指挥下,“桑吉”轮现场灭火作业重启。“深潜号”、“东海救117”轮实施新一轮灭火。前方画面显示,至17时,两艘救助船持续向“桑吉”轮喷洒泡沫,但船体仍在燃烧。为保证灭火泡沫充足,海上搜救中心紧急协调从邻省调运泡沫液。

    1月11日7时38分的“桑吉”轮,大火、浓烟依旧。

    现场西北风达7级,浪高3—4米,12艘船舶全力搜救、灭火,但新危险又出现了——“桑吉”轮船体及周边水域外泄的燃油全面燃烧。

    不仅如此,挥发和燃烧产生的有毒气体对救援人员危害很大,加上恶劣海况,搜救难度再次增加。因“桑吉”轮剧烈爆燃,作业船再次被迫后撤。

    而另一方面,至当17时,搜救面积已达1000余平方海里,但依然未发现幸存者踪迹。

    当日,专家组评估认为,“桑吉”轮爆炸、沉没等危险更加严重。

    1月12日

    西北风6到7级,浪高3到4米

    搜寻范围扩至1000平方海里

    上海海事局官员坦言救援难度增加

    1月12日,事故第6天。封面新闻记者获悉:现场应急处置船达14艘,包括1艘日本海警船、2艘韩国海警船。1000平方海里范围的不间断搜寻仍在进行。

    1月12日,专业打捞船“深潜号”抵近“桑吉”轮喷射灭火泡沫。

    当日,媒体等来了新闻发布会,52岁有着30年海事经验的上海海事局副局长谢群威出现了。

    据他介绍,至12日12时,“桑吉”轮已向东南方漂移约141海里,目前还在向正南方漂移。

    他也证实,我国救援人员冒着危险多次接近事故船只,近距离搜救和灭火,但10日和11日,作业船均因“桑吉”轮爆燃被迫后撤。

    “增加了救援难度”,是谢群威原话。他说,综合前方情况和后方专家组研判,“桑吉”轮火势依然猛烈,浓烟较大,船体长时间燃烧温度较高,存在爆炸、沉没等危险。挥发和燃烧产生的有毒气体对救援人员危害很大。此外,海况恶劣。

    搜救力量还在增加。在“海巡01”指挥下,14艘船舶持续实施搜救、消防灭火、污染防控。“东海救117”、“深潜号”及“德深”轮12日继续抵近“桑吉”轮泡沫灭火。为确保泡沫充足,“东海救101”轮已重新装好100吨灭火物资驶往事发地。

    不仅如此,山东、江苏、浙江、福建的海洋与渔业局已通知附近8艘渔船扩大搜寻,事发水域附近的“马士基山姆”轮等6艘过往商船也参与到搜救中。

    1月13日

    风力5级,浪高2米

    26分钟生死登轮搜救,“抢”回黑匣子及两具遗体。

    转折终于在13日出现。虽然现场风力依然有5级,但根据事故应急处置进展、“桑吉”轮起火爆燃位置及海况,现场指挥部决定——登轮搜救。

    早上7时,“深潜号”救助打捞船向“桑吉”轮船尾靠近。1小时37分后,4名佩戴空气呼吸器的救助人员,被吊臂吊到“桑吉”轮船艉甲板。

    1月13日,4位救助人员冒着生命危险登上“桑吉”轮。

    3分钟后,8时40分,两具遗体在“桑吉”轮救生艇甲板被发现。随后,搜救人员进入驾驶台,但未发现遇险船员。他们取下“黑匣子”,试图进入一层生活室,但随身设备检测发现室温高达89摄氏度。

    1月13日,救助人员整理遇难船员遗体准备送回“深潜号”。

    但危险不止于此,因风向转变,“桑吉”轮燃烧的毒烟向船尾扩散。救助人员不得不携带遗体与“黑匣子”紧急撤离。9时3分,在冒着生命危险搜救26分钟后,4人被“吊”回“深潜号”。但现场船只并未离去,“东海救117”轮、“东海救101”轮、“深潜号”分批抵近“桑吉”轮继续灭火。

    16时50分,“东海救117”轮运送两名遇难船员返航。至17时,“桑吉”轮已漂到事发地约150海里之外。

    13日晚19时51分,“桑吉”轮已整整燃烧7天。但29名船员,依然没有消息。而7天前的那个夜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17  收藏